热点新闻:

现在是:

首页 >文艺周刊 > 文艺界 > 内容

春天,一双眼睛站立或躺下

兰州日报    时间:2016-03-25

 

    远方的窗户要适应季节

    还要配有适量的阳光或阴雨

    春天,一双眼睛站立或躺下

    风可以自由的吹,草可以自由的长

    但不要吵醒时间

    沉默的时刻,就是:

    一条蛇对视另一条蛇的距离

    故人西去

    一阵风隐于秋后

    有霜落于草木之间

    秋叶浮动:略感清凉

    在古代

    定有一匹瘦马缓慢踏步

    穿梭于古道西风小巷

    而你我必是那久别的故友

    抱拳作揖,温一壶花间小酒

    笑谈无边风月

    而现在,我们有无数种交谈的方式

    却只能在小小的屏幕上敲打一句:好久不见

    发送、锁屏、等待

    唯有这瑟瑟秋风

    穿透心扉

    湿润之诗

    天色阴郁,适合写下湿润的词语

    适合吹一吹山林的清风

    麻雀们在枝叶间相拥取暖

    老人劈柴、生火,喝下清晨的第一杯热茶

    他们手掌温厚储藏着一生的冷暖

    摇摆的炊烟中

    想起一只失意的蝴蝶在镜中取水

    多么恍惚的瞬间

    草木之秋

    我们渐渐被平凡的日子掏空

    体内住进感伤、别离,细小的思念

    木柴

    木柴燃烧、爆裂

    在火炉内部不断融化

    她们来自秋天、山林或者一双粗糙的双手

    那个沉默的男人不停往炉中添柴

    砍柴、生火、添柴,多少年了

    他也像一块木柴,在生活的炉子中燃烧、断裂

    保持着房子内的温度

    木柴燃烧,火炉升温

    一片漂浮的茶叶在杯中搁浅

    你坐在旁边写下

    温暖,在一个沉默的午后

    一场大雪慢慢掩盖了说出的话语

    阿天

    原名王顺天。在校大学生,作品散见于《中国诗歌》、《飞天》等,合著诗集《五种颜色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