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现在是:

首页 >文艺周刊 > 品鉴吧 > 内容

情怀自人间——访著名文艺家汪玉良

兰州日报    时间:2016-03-15
   


 
    在兰州文化界,有着一位诗画双绝的文艺家,也是兰州文化界的慈善家,他的作品绝大多数是捐献和赠送的,即便是售出作品的钱款基本也都捐献给了贫困、受灾地区或是自己的家乡。这位老人就是东乡族第一位文艺家,现今已82岁高龄的汪玉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汪玉良的作品融诗情画意于一体,意蕴深厚隽永;以激情与灵感的自然流泻,呈现人类原质的情感美和恒久的艺术魅力,其独特的人文精神展示和艺术审美气韵,在当代文人中独具一格。

    汪玉良少时家境贫寒,身边很多人对其父说你这么穷还供孩子上学,让他早早帮你不是更好,但汪玉良的父亲摒弃了身边人们的不解,毅然让孩子走上了从文的道路。也正因如此,汪玉良最终成为了深受人们尊崇的文艺家。汪玉良从父亲身上体会到了那股自强不息、不屈不挠的精神,这正是他们整个民族的精神所在。秉着回报父亲、回报民族的心愿,在1949年还在上中学的汪玉良就开始在《甘肃日报》上发表自己的文学作品。

    “初时写作,是受到家庭的影响。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父亲和民族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也让我充满了感恩的心。我们东乡族人民吃苦耐劳,内心都期盼着得到富裕,我就是要将人们的心中所想写出来。我几十年的创作都是扎根人们、扎根生活的,这个绝对不能变。如果离开人民、离开生活,写出来的东西就是空虚的,而且也对不起抚养我的人民。”汪玉良说。

    汪玉良的老家东乡是甘肃“花儿”的发祥地之一,他的民族有着丰富的口口相传的历史和口头文学。这里就像一座由民间史诗和故事堆筑起来的民族民间文艺宝藏,而汪玉良就是发现并挖掘出这座宝藏的人。说起自己的诗作,汪玉良最推崇的还是叙述长诗《米拉尕黑》,汪玉良说:“米拉尕黑是东乡族传说中的一个英雄,因为没有文字记载,搜集很困难,它一般保留在东乡族的宗教活动当中。在他小时的记忆里,人们唱颂米拉尕黑的声音非常动听,而且很多人听着听着都会流泪。”

    说起《米拉尕黑》的创作过程,可谓颇多波折。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汪玉良回到故乡专门去搜集、挖掘、整理、记录《米拉尕黑》的资料,他一次又一次地聆听民间艺人吟唱《米拉尕黑》,整理出了较完整的300多行唱词,以后又踏寻出了不同版本的演绎,最后创作出了叙述长诗《米拉尕黑》。可是,就在原稿即将出版之际,遇到了文革,汪玉良被批,原稿也遗失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汪玉良又开始了艰难地重新创作,并将其出版。长诗通过米拉尕黑和莎菲叶纯洁、美好的爱情,歌颂了英雄米拉尕黑对祖国对人民的无比忠诚和他的献身精神。他的诗有着朗朗的节奏,有着优美的画面,有着丰富的想象力和深邃的意境。这部长诗荣获了首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奖一等奖。这既是家乡赋予他的使命,又是家乡给予他的恩惠。

    “一个艺术家除了在学识上有所成就外,还得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高尚的爱国情怀,要以自己的作品反映社会现实,表现真善美,以期达到鼓舞、激励人们,促进社会的进步。我们通过对汪玉良国画作品的研究,从运笔、用墨、布局、敷色等来看,作品努力把握用纸、执笔泼墨的交融与变化,追求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的传统国粹韵致,作品极富空间感,逐渐形成独有的艺术语言与风格。”这是中国书画研究院对汪玉良作品评价。

    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汪玉良没有忘却本心,他的绘画作品绝大多数都是无偿的回报给家乡和社会,这也是中国书画研究院能给予他如此高评价的一个原因。“我就是个写诗、作画的,我的作品没什么了不得的,能够送给喜欢他们的人,能够回报社会、回报我的家乡,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相较于文学作品,汪玉良的画作问世较晚,但他习画却要早于写作。汪玉良小时,父亲对他的愿望是成为一名记者或是画家。成为记者能够通过自己的文章去反映民族的现状,并能寻求方法来帮助家乡人。成为画家,则是因为自己喜欢,为此父亲还专门为其买了《芥子园画谱》进行临摹。汪玉良说:“我喜欢牡丹,但父亲让我先画梅花,父亲说画牡丹之前要先画好梅花,梅花可以告诉你一个做人的道理,在艰苦当中成长,最后散发清香。‘梅花香自苦寒来’,想画好牡丹就要先画好梅花。父亲的用心是良苦的,他不想我忘记贫苦的生活,更不想我忘记还处在贫困中的家乡人。”

    除了父亲,在绘画上对汪玉良帮助最大的就是其中学时的两位老师,张启亨和赵西岩(赵为齐白石先生的弟子)。汪玉良告诉记者:“记得我的绘画作品第一次展现在人前,还是在老师张启亨的画展上,当时他将我的作品同时展出,让我感到很惊讶,询问中老师告诉我,你的作品不错,坚持下去一定会成功。还有一位老师叫赵西岩,他对我的帮助也很大,他教我绘画,还送我了一幅齐白石的画,鼓励我不要在乎出身,通过努力一定能取得成功。两位老师教我绘画、教我做人,让我有信心将我的绘画作品展示出来。”

    在汪玉良的画作中总有故乡的影子,主要原因就是他绘画灵感也是来源于故乡,因此他取得成功后没有忘记故乡人,并不遗余力的帮助家乡人。汪玉良告诉记者:“我曾经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画过一幅画送给我家乡的一位亲戚,十年后我回到家乡时竟然看到那幅只是贴在一张白纸上的画虽然已经破旧,但仍然贴在墙上,这让我非常感动。回来后我拿了自己裱好的作品送给她,之后我还与当地政府合作举办了画展,并将百余幅作品送给了我家乡的人们。”

    为了培养家乡的青年,汪玉良多年来一直在家乡组织书画奖励活动,对家乡优秀的青年书画家进行作品奖励。虽然由于年龄原因这项活动在去年已经停止,但仍有很多从事写作的家乡青年来找汪玉良寻求指导,对于这些青年汪玉良从来都不拒绝。目前在汪玉良帮助过的青年作家中,已经有几位参加了鲁迅文学院的科研班,有的还在全国少数民族相关的评奖中获奖。

    汪玉良虽然已经82岁高龄,但这并不能阻挡他追求艺术的心。汪玉良告诉记者:“年龄大了,脑子不够用,写文学作品力不从心了,但绘画还是可以的。近两年总有朋友告诉我希望我能再办画展,我也希望在今年能举办我的书法、绘画展。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现在就要开始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