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现在是:

首页 >文艺周刊 > 品鉴吧 > 内容

在艺术的道路上我还是个孩子

兰州日报    时间:2016-03-22
   









   徐新平,笔名徐唯泰,出生于1962年,兰州人,曾先后就读于张掖师专美术系和中央美院国画系,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甘肃省金融美术家协会主席、甘肃画院特聘画家、兰州市美协副主席。作品在全国和全省的各大展览和比赛中屡有佳绩,如作品《河畔》曾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全国中国画学术展,该作品还应邀参加“大爱·感动中国——当代中国书画名家救助贫困儿童作品展暨慈善拍卖”;作品《老寨》曾荣获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优秀作品奖(最高奖);国画《金秋欢曲》获甘肃省“第七届敦煌文艺奖”等。

    徐新平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给人耳目一新、平易近人的感觉,脸上总是带着暖人的微笑。他说,我就是个土生土长的兰州人,黄土高原的厚重,丝绸古道的悠远,家乡人民的淳朴……金城浓郁的文化氛围潜移默化地融入我的骨血,使我在画画时不知不觉地流诸于笔端。

    谈起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画画的,他立马将记者带入他儿时的回忆。他说,童年是我最开心、最无忧无虑的时光,小时候比较顽皮,想象力也丰富,那时候我跟外公外婆住在一起,他们教我写字或算数时,我总是不知不觉就画起画来,记得写阿拉伯数字“2”时,我就会画只鸭子,让外公哭笑不得。由于我的外公很爱看书,所以经常跟着他去新华书店,可我是个小孩子,也不认字,所以一进去就会被色彩鲜艳、形象丰富的连环画吸引,也就是兰州人常说的“小人书”,翻开小人书,里面惟妙惟肖的人物,以画面来展示的故事情节,就像一扇扇小小的窗户,从这里看到了一幕幕崭新的世界,让我少小的心灵从此被开启,一发而不可收拾。

    “我的学画之路,套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就是痛并快乐着。”徐新平调侃自己道。因为从小对美术的热爱,他立志长大以后要报考艺术院校,然而那个年代考大学可谓是万人过独木桥,艺术生更甚之,所以,美术生考好几年大学是很正常的。那时为了提高美术功底,徐新平几乎把所有认识的人都画过了,甚至包括父母单位的同事。身边的人都画过了,可他还是不满意,就约了一起画画的伙伴,经常来到汽车站候车室画那些在候车的人们,那时的候车室条件很差,簇拥着南来北往奔波的人们。车站昏暗的灯光照着他们疲惫的身躯和脸庞,形成了特殊的光影效果和各种各样生动的姿态,这对画画的人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好模特。他说,为了尽快提高自己的艺术水平,他就“厚着脸皮”找这些候车的人,为他们免费画肖像。当然,被拒绝是平常的事,被嘲笑也是难免的。他笑说好在自己年轻,不往心里去。就是凭着自己对艺术的这份执著,他坚持在车站画了好几年,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对人物形象的领悟和驾驭能力达到了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然而即便是如此努力,考学的道路仍然很不顺利,有一次已经进入了中央美院的复试,然而文化课比较吃亏的他又落榜了,连续落榜四年的徐新平当时的年纪也不小了,为了补贴家用,他白天在银行上班,晚上在兰大的补习班继续苦练画画,又坚持考了一年,终于在1985年考上了张掖师专。

    多年来,徐新平曾多次深入陇东山区、河西走廊、甘南藏区,在西北的高天厚土之中,在空旷辽阔的戈壁上,在古老神秘而又富于灵气的丝绸古道上,在晶莹圣洁的雪山,在肃穆庄严的寺庙,在风蚀残破的城墙,在质朴坚韧的人群,在炊烟袅袅的房屋,在如云流淌的羊群,无不留下了他企盼的眼神和追寻的身影,这些浓浓的西部元素激发着他内心深处的创作欲望。他说:“我爱这片热土,我愿意匍匐在地,成为这块土地深情的守望者。”

    徐新平说,风景和人物我更偏爱人物,人物中又独爱画少数民族,尤其是藏族。“他们首先能在视觉上打动我,他们独具特色的民族服饰和特殊的民族文化深深吸引着我,尤其是他们皮肤的色泽和肌理纹路让我忍不住不去细细描绘。我在甘南写生时会拍很多藏族的照片,在翻阅这些照片的过程中,总会给我灵感和触动,有时看着看着出了神,想起拍摄他们时的情景,想起他们在追求生命、追求幸福时所表现出的坚韧表情,常常让我有种感动溢在心头。”

    张大千曾认为“凡画,人物最上,山水次之”,徐悲鸿亦有“求真难,不真易:画人难,画鬼易”之语,足见人物画在国画中所处的地位和创作之不易。尤其是写意人物笔墨随意性与人物准确造型的冲突,有传统技法与现代创新的矛盾,更令许多人望而却步。但是,越难越能激起徐新平的创作欲望,他说:“惟其难,才会有高起点;惟其难,才会有大成就。”他创作的人物画,笔墨深沉,气韵生动。尤其是人物的眼神可谓是点睛之笔,给人一种生生不息的对生命的渴望和对生活的执著。

    徐新平说:“在我看来,艺术没有走捷径这回事。画家功利心不能重,艺术是水到渠成的,作为一个‘画画的人’,要单纯一点,要心无旁骛地专心创作,不要整天想着获大奖、投机取巧和盲目跟风,这样只会毁了自己的艺术道路,如果想要在艺术上有所成就,只能靠不断的积累和学习,不要闭门造车,要深入实际和贴近生活。”

    徐新平一直怀着谦卑和敬畏之心探索艺术之路。“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什么’画家’,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平凡的手艺人,靠手艺吃饭,干着自己喜欢干的事情,让我觉得很踏实也很幸运。我已经年过半百,然而,艺术的道路是没有止境的,我还有很多追求没有实现,我要继续追寻我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