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现在是:

首页 >作家专栏 > 内容

向春短篇

    时间:2014-07-11
数字
  
        我永远想不通手机为什么能听到声音,电视为什么能看到图象。道理我当然懂一些,什么数字什么声波,可这些东西在哪儿呢?我不相信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有一个男人笑话女人:女人不相信杀人犯杀了人,因为没杀她。这句话好像说的就是我。好在不懂数字和声波并不影响我用手机看电视,就像不懂得种粮食也不影响吃饭一样,对这种超出我思维能力的东西,也就不求甚解了,苟且着。
        一谈到数字我就噤了声,我对它心存敬畏,这个世界的一切机缘都在这九个数字的变幻莫测里,我对数字甚至有些恐惧。有一天我突然想到,如果到死的时候不留下文字,那我在这个世界上存活过的依据,只能是一个十五个数字组成的身份证号码。那么就可以理解为,我本人,曾经一个血肉之躯,其实也就是几个数字。到了火葬场就更简单,你只是第几号,连你的名字都被阳界注销了。
        我记不住自己的电话号码。自己又不给自己打,为什么要记呢?我有时候问同事我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就遭到嘲笑,仿佛我辜负了党这么多年对我的教育。买菜时我不会算帐,但我嘴里嚼口香糖一样倒腾数字,对方以为我是一个擅长口算的会计呢,实践证明,没有人骗过我。
        我是我的外祖母带大的。她拉着我的手去供销社买黑焦糖,那时我已经上小学。回来的路上,我听到外祖母嘴里念念有辞:三九二十五,七七四十六。我说姥姥你说啥呢?外祖母瘪着嘴说,娃,你听不见我在算帐吗?于是我大笑,黑变糖卡进了气管里。我醒来后,听得外祖母哭着说,七十二是个坎儿啊,阎王爷拱在门口收人呢。我得闯过去啊,要不我这娃咋办呢?
        外祖母在就要活过七十二的时候去世了。临终时她说,这个枪崩的,在门口等急了。
        我不知道那个枪崩的是谁,是谁管着七十二这个数字呢?
 
  
门当户对年龄仿佛
 
       
       那个时候很少谈情说爱的书,在一本没有封面的书里我看到这杀一句话:找对象要门当户对,年龄仿佛。很奇怪我一直记得这句话。后来经过了很多世事,看了很多书,终于为这个理论找到了一点依据。
        兔子要和乌龟赛跑,说,你要是跑不过我今年的工钱就没有了。乌龟又丑又老,左腿还瘸着,怎么能跑过兔子呢。乌龟很发愁,回家和他的乌龟妻子说了他的苦衷。妻子也又老又丑,瘸着一条右腿。她说,别发愁,有我呢。明天你和兔子赛跑时,你别动地方就行了。第二天,兔子喊了开始就埋头向前跑,跑到目的地一看,乌龟已经到了,又老又丑瘸着一条腿。兔子不服气,又要重跑一次。等兔子跑到目的地,乌龟又到了,又老又丑瘸着一条腿。
这是门当户对年龄仿佛的好处。那要是不门当户对年龄仿佛呢?
        一个财主娶了两房妻子,大的比他大十岁小的比他小十岁。他中年以后头发花白了,可他的小妻子一头黑发,老妻子一头白发。老妻子想让他和她一样老,看起来般配,趁他喝醉就拔他的黑发。小妻子想让他和她一样年轻,看起来般配,趁他喝醉就拔他的白发,于是他变成了一个秃子。他的脑袋又光又亮,两个妻子就在他头上照镜子。老妻子看到自己又老又丑就发脾气摔“镜子”。小妻子看到自己年轻貌美,却不得不守着一个秃老头子,也发脾气摔“镜子”,老财主没几年就被轮番折腾死了。
 
 
 老而弥纯
 
        有一部分人说我挺聪明的,有一部分人说我挺傻的。前者说的可能是智商,后者指的也许是经验。有朋友安慰我说,其实你不傻。不傻就不傻其实什么呢?其实不傻其实还是傻。聪明和傻之间没有严格的界限。如果聪明是甜,傻是酸,那我可能就是苹果。苹果有什么不好吗?
        我是属于头脑简单的那种傻。家人从外面回来说,你咋不开灯,怕浪费电吗?我说,不,怕用坏开关。电我看不见,发电厂与我没关系,可开关就在我家的墙上。我进编辑部,看见一个女的从我们编辑部出来,手里提着一只坤包。我以为她是来投稿的作者,对她报以热情的微笑。我心想,这女的提的包和我的坤包一模一样。十分钟后我发现自己的包不见了。
        我的孩子跟我要了五十块钱买了一只电子宠物。我们俩抢着玩,他养大象,我养老鼠,两个饲养员忙得不亦乐乎。过了一阵子,孩子说,妈妈我不想要电子宠物了,我折个旧卖给你吧。于是我拿出三十块钱买下了电子宠物。后来我把老鼠养死了,早晨起来看见一个小小的坟墓。我心里很难过。我对孩子说,把电子宠物还你,你把三十块钱还给我吧,我再不养宠物了。孩子拿走了电子宠物说,那个钱已经买了蹦蹦猪了,喏,崭崭的,给你吧,这次可不能给你折旧,一分不能少------后来我终于算清了帐,我用一百一十块钱得了一只蹦蹦猪。
        丈夫非常同情我,他说你这么傻咋办呀。要是有一天你回到家看见我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那可咋办呀。我说这好办。我如果问她是谁呀,你就说那不是你吗不就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