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现在是:

首页 >作家专栏 > 内容

​汪小平:白塔山随想

    时间:2014-08-04
​白塔山随想  

 汪小平
 
 
      白塔山位于兰州市黄河北岸白塔山山顶,因寺内有一元代白塔而得名。白塔山山势巍峨起伏,有拱抱金城之势。登白塔山山顶,可俯瞰兰州,白塔与黄河铁桥相映而成的古老雄浑的画面,是兰州的象征之一。
      白塔山绿树成荫,依山势建有一座寺院,叫“白塔寺”,按照中国古代前寺后塔的建筑惯例,翠色掩映中,一组层层叠叠、逐级上升的建筑群后,白塔高高耸立于寺后的山巅,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顶点。
      元太祖成吉思汉统一大元帝国的疆域,派人致书给西藏喇嘛教的萨迦派法王。法王派了一位颇有威望的喇嘛前去觐见成吉思汗。西藏至北京,路途艰辛,才走了一半路程,途经兰州时,喇嘛病逝,元大汗于是下令修塔纪念。很多年后,蒙古人宿命般返回草原,在兰州,留下了一座用白垩土涂得通体洁白的塔,站在黄河边远眺,这富有历史意味的景象,构成了兰州八景之一的“白塔层峦”。
      白塔高逾17米,站在塔下仰望塔顶,白塔沉静矗立、雄伟孤绝。白塔七级八面,下筑圆基,上着绿顶,塔檐四角系有铁马铃,微风吹过,铃声清脆悠远。各面雕有佛像,塔外通涂白浆,整个塔如白玉砌成。
      巨大的塔蕴含着深厚的佛教内涵。圆形塔基,由佛的莲花宝座幻化而来;塔身如倒扣的钵;塔脖又称为相轮;塔刹由伞盖和宝刹组成。整塔造型稳重大方,犹如一尊端坐的大佛,凛然庄严。
      元代所修白塔今已不存,现存塔寺为明景泰年间镇守甘肃内监刘永成于旧址上重建。清康熙五十四年,巡抚绰奇扩其旧制,更名为慈恩寺。但此名未能久传,百姓仍习惯称之为白塔寺。清人秦维岳诗云:“北上环拥势嵯峨,塔影巍然最上坡。布地散金名宝刹,擎天一柱俯黄河”,我尤喜欢最后一句,白塔擎天、黄河万古流长,显出兰州的厚重和苍凉。
      白塔山原有青铜钟、象皮鼓、紫荆树“镇山三宝”。
      铜钟悬于东侧钟亭内。钟面铭文载:“康熙五十七年岁次戊戌孟冬月吉日敬铸洪钟一口于兰州。”重达153.5公斤的钟已有近三百年历史,玲珑造型和宏厚的发音,证实着兰州当年铸造业的发达。1939年日军空袭兰州城时,钟声曾被当做空袭警报使用,一条黄河半城百姓,悠长的钟声佑护了多少苍生啊。
      象皮鼓架在西侧鼓亭中。相传当年一印度和尚游慈恩寺时,将他从印度带来的一块大象皮贡奉在释迦牟尼像前。后来,这张象皮被蒙制成鼓,鼓声雄浑。几百年来,象皮鼓鼓身多次被风化毁坏,而象皮鼓面一直完好如初。兰州人喜欢鼓声,元末明初,朱元璋的大将徐达、冯胜奉命攻打元军位于白塔山下的王保保城,久攻不下,正逢元宵佳节,徐达就命军士秘密制作三尺筒形长鼓,藏大量兵器在鼓中,让士兵假扮社火队混入城中,以大旗为号,里应外合,最终攻下王保保城。立了功的鼓被命名为“太平鼓”,就是今天兰州百姓钟爱的太平鼓。
      第三宝紫荆树原生于禅院中,又称“文冠果”或“降龙木”。木质柔韧坚实,纹理美观,古来为斧钺类兵器之最佳柄材。有个关于紫荆树的传说,有田氏三兄弟决定分家,所有财产都平均一分为三,包括庭前一丛紫荆树。紫荆性灵,闻之,一夜间便枝枯叶焦。三兄弟看到这种情景,十分震惊,大哥说,连紫荆都不愿骨肉分离,我们难道还不如草木吗?于是三兄弟感慨万端,决计不再分家,紫荆树立即转枯为荣。可惜白塔山上这株神奇的降龙木早已枯死。据说,先前白塔寺有一田姓和尚,每天走很远的路,下山提水浇木,后来田和尚离开了,这株树就死了。
如今代之成为第三宝的为“夏禹岣嵝碑”。此碑原为白塔山西端金山寺的旧物,后迁于白塔寺西的牡丹亭,然后又运至白塔寺内。据清代《重修皋兰县志》载,此碑摹刻于清代咸丰十一年,是湖南衡山岣嵝峰上禹王碑的仿制品。此碑与衡山原碑如同姊妹,也算是碑碣中难得之物。
      湖南衡山,称为南岳。远古时代的尧帝、舜帝、禹帝均曾到过衡山祭祀。大禹治水,在衡山杀白马祭告天地,然后于皇帝岩斋戒祈求上天帮助,获得天赐金筒玉书,内装治水方案,这才得以制服滔天洪水,功垂万世。湖南衡山岣嵝峰禹王碑碑身刻77个难认的古篆文,据说歌颂大禹治水之功,也有一说此碑刻于禹王治水之时。此碑的姐妹碑现立于白塔寺内白塔东侧,细观碑文,不知哪几字说的是白马,哪几字说的又是祭祀?
      出白塔寺门西下右转,有水濂观音洞。在洞西北台上,建有关帝庙、驻春亭、兰台,至山巅处建有一亭曰“牡丹亭”。没有崔莹莹和张生的牡丹亭,似乎没有了那么多的离愁别绪。牡丹亭重檐翘角,构造工整。
      金山寺原址在白塔山最西端一条称“金汤钓”的山梁上。一条孤岭,酷象一枚鱼钩,鱼钩由白塔山西甩向黄河,垂钓于白马浪中。而不远处为金城关旧址,关隘依山而筑,一角深深地嵌入裸露的岩石,敞开的关门正好容一人、一驴车通过。 
      金城关,源于西汉武帝时在黄河岸设置的金城津,汉武帝元狩二年春,骠骑将军霍去病率军西征匈奴返回,在黄河南岸修筑城堡,设置了金城县,并在大军渡河处设立了金城渡,这是大汉王朝一统天下的梦想的注解。隋文帝开皇十八年,在白塔山下修建了金城关,拱卫渡口。唐玄宗天宝年间,岑参在赴安西任所,途经金城渡时曾登临关楼,写下了《题金城临河驿楼》:“古戍依重险,高楼见五凉。山根盘驿道,河水浸城墙。”由此可以想见金城关的雄伟和险要,可惜,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此刻,站在白塔山顶,脚下草木摇曳,满眼现代高楼。一个孤独的凭吊者,追寻着历史的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