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现在是:

首页 >作家专栏 > 内容

甘肃华夏文明行——尔雅:甘肃拥有壮美河西

    时间:2014-08-18
  甘肃拥有壮美河西
 
  文/尔雅
 
  我们从兰州出发,一路向西。经过荒凉干涸的山岭、渐次茂盛的草场,以及被神奇雪水浇灌的富饶土地、大片鲜艳灿烂的油菜花,翻阅险峻的高寒地带乌鞘岭,进入绵延数千公里的祁连山脉;从河西重镇武威到达山丹马场,又从山丹进入西域古都张掖,再从张掖穿越广袤牧场到达中国人口最少的民族--裕固族聚居地肃南县。在甘肃自东南向西北绵延1800公里的版图上,我们走过的地方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往东或往西,还有更加壮阔的地貌、历史风物和文明遗址。但仅以这一段行程观之,也足以称得上丰富神奇。中国是一只巨大骄傲的公鸡,甘肃则是其腹心地带一块坚硬的骨头。后者是地理意义上真正的中心。其关扼要喉性质自文明肇始,从未减弱松懈。实际上就文明的起源而言,甘肃中部地区正是黄河文明的繁华中枢。迄今所保留的大部分关于文明发源的遗址,甘肃占有相当的份额。
 
  我们所经过的地域是古代文明自汉至唐诸多大事件、大交替的生发地。它是汉代着名的匈奴民族的游牧之地,历史上回环往复的征伐与反征伐,融合与反融合,持续不断的战争与冲突,都在广阔的西部原野上演。那些在金黄色的夕阳中沉默而绵延的汉代长城残骸,在旷野的风中犹有冷兵器时代的肃杀之气。张掖神奇的丹霞地貌如今成为世人追逐的奇观,但在汉代以远,这里很可能是水草丰茂的先祖游猎之所。丹霞是关于时间和沧海桑田残酷而诗意的关注方式。它同时也在证明,强大的时间在侵蚀人类关于历史与空间的记忆,正如直到今天为止,东方和南方仍然对甘肃腹地的文明缺少清晰的认知;他们想当然地以为这里是蛮荒之域,是他们猎奇和表达文明优越性的探险胜地。事实上甘肃几乎囊括了中国所有的地貌形态,也包蕴了几乎所有的从史前到现代的文明形态。
 
  更重要的是,甘肃是古代丝绸之路的主要经行地。中国籍此向西域、印度和欧洲输出了皇权、丝绸和农耕文明,后者则成功地输入了佛教、印度香和神秘的舞蹈歌谣。有赖于此,在汉唐时代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而广袤雄伟水草丰茂的祁连山脉谷地一度是中国最富裕的民族聚居地。如今发掘出来的汉墓所映证的昔年繁盛、武威敦煌以及河西地区的汉简所记录的文明历程,嘉峪关的墓壁绘画,和敦煌壁画再现的旧时辉煌盛景,无一不成为文明兴衰的见证。由此也使得河西地区成为华夏文明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
 
  汉代重镇张掖至今仍旧保留了完整的焉支山风貌。焉支又名胭脂,来自匈奴语“阏支”谐音,“阏支”是对美艳女人的称谓。焉支山水草丰茂,是古代最佳游牧栖息之地,先后有氐、羌、月支、匈奴等西域部族在此处生息放牧,也自然成为汉匈各族争夺的中心。史料记载,在公元609年,隋炀帝西临焉支,大宴27国使臣,向西域各国宣告中原王朝对这座丰饶草场的主权,也昭示着各族文化与文明的全面融合。匈奴当时有歌谣唱道:“失我祁连山,使我六蓄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其词悲壮,其音幽绝,足证文明变迁中的惨烈动荡。同样,强大的匈奴民族到了今天,也只剩下零星的传说,和这座依旧草木茂盛的美丽山峰。
 
  《美国文明的兴起》中说,文明的变迁过程其实是“人类各社会之间在广大地球上经久不息地争夺给养基地和世界天然资源的分配的斗争”.甘肃大地近两千公里的广阔地带,所留下的巨大的历史遗址、不同地理纬度的自然景观、文字绘画、古老民族的风俗、传说,无不在映照着文明的演变行迹,只有当我们用心观察行走之时,才能充分而真实的感受到这些。
 
  在华夏文明行甘肃作家采风团的一周紧密行程中,这一点让我感受最为强烈。不只是东南方对西北的误读,文明和文化的交流都会发生这种情形。最好的方式当然是实地行走。行走之时,古老文明的魅力才能依次呈现,并且壮美灿烂。
 
  2014-8-2    兰州
 
  联系地址:张哲,兰州交通大学学报编辑部,邮编:730070.电话:13919187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