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现在是:

首页 >作家专栏 > 内容

甘肃华夏文明行——人邻:丝绸之路上的兰州

    时间:2014-08-18
  丝绸之路上的兰州
 
  人邻
 
  兰州,于我是如此熟悉,也如此陌生。屈指算来,跟随父母从中原到兰州,我已经在这座城市居住超过五十年了。很小时候,已经没有了印象,只是模糊的两山之间夹着一条黄河。这在狭长地带里的四五十公里,我已经经由了无数次,却对它所知有限。作为表象,兰州已经消失了过去成为重镇的几乎所有符号。但是,我们偶然翻阅历史,尘埃浮起,它不凡的面貌就惊人地出现了。
 
  这座古老的城--兰州,始建于公元前86年。其名,据说因在筑城时掘出黄金,故名金城。另有一种说法是源于“金城汤池”的典故,喻其坚固不催。两汉、魏晋时在此设置金城县。隋开皇三年(公元583年),隋文帝设兰州总管府,“兰州”之称,始载于史册。后来历史几经浮沉,虽州、郡数次易名,但兰州的建置沿革基本固定,相沿至今。
 
  西汉(前202年-138年)时,由张骞出使西域开辟的以长安(今西安)为起点,经甘肃、新疆,到中亚、西亚,并联结地中海各国的陆上通道(这条道路也被称为“西北丝绸之路”以区别日后另外两条冠以“丝绸之路”名称的交通路线)。因为由这条路西运的货物中以丝绸制品的影响最大,故得此名。
 
  政治家、军事家一直左右着这座不时变换的城市的命运。两汉以来,随着征战、商贸、流放和迁徙,军队、使节、商队、僧侣、刑徒和诗人由西安不断往西,经兰州渡过黄河西去。这些西去的人,叫我想起同样是流放命运的诗人昌耀,他曾写过一首诗《良宵》:
 
  放逐的诗人啊
 
  这良宵是属于你的吗?
 
  这新嫁忍受的柔情蜜意的夜是属于你的吗?
 
  不,今夜没有月光,没有花朵,也没有天鹅,
 
  我的手指染着细雨和青草气息,
 
  但即使是这样的雨夜也完全是属于你的吗?
 
  是的,全部属于我。
 
  但不要以为我的爱情已生满菌斑,
 
  我从空气摄取养料,经由阳光提取钙质,
 
  我的须髭如同箭毛,
 
  而我的爱情却如夜色一样羞涩。
 
  啊,你自夜中与我对语的朋友
 
  请递给我十指纤纤的你的素手。
 
  读这样的诗,叫人是无限感慨的。这些军人、使节、商人、僧侣、刑徒和诗人,经由长安到兰州,一千三百里的历程,在当时是多么艰难。而这仅仅是行旅的艰难,他们内心的苦楚是难以想象的。
 
  据专家的考证,从长安沿丝绸之路西行,大致有三条路可以到达兰州。第一条是从长安出发西行,过陇县,越陇山,经略阳(今甘肃秦安北)、平襄(今甘肃通渭西)、安定(今甘肃定西)、金县(今兰州市榆中县)到兰州。第二条基本上沿明清陕甘驿道、民国以来的西兰公路西行。即自长安西行,经咸阳,醴泉(今陕西礼泉)、永寿(今陕西永寿西北)、 州(今陕西郴县)、泾州(今甘肃泾川)、平凉,翻过六盘山,过阿阳(今甘肃静宁)、祖厉(今甘肃会宁)、安定、金县,抵达兰州。第三条是从长安西行,溯渭河西行,过陇关(今甘肃清水东陇山东麓),经天水、临洮,抵兰州。到兰州稍事停留,补充给养后,渡过黄河,或沿庄浪河谷,走人河西走廊;或沿湟水,经乐都(今青海乐都),穿越大斗拔谷(今扁都口),进人河西走廊的张掖。再通过敦煌,经今新疆,至中亚,乃至欧洲。这一行的往返,要数年过去,才能完成。
 
  有往有来。魏晋至隋唐时期,中亚的胡人亦组成商团,驱使满载商品的驼队,沿丝绸之路东进。《斯坦因所获粟特文二号信札译注》,考证出此信于西晋怀帝永嘉六年(312年)八月,粟特商团首领纳尼班达在凉州首府姑臧,写给撒马尔罕(在今乌兹别克斯坦)的纳尼司·巴尔的。信中写道:“我们从敦煌前往金城,去销售1纺织品、毛毡,携带金钱和米酒的人,在任何地方都不会作难,这期间我们共卖掉了四十四件纺织品和毛毡。对我们来说,尊贵的老爷,我们希望金城至敦煌间的商业信誉,尽可能长时期得到维持,否则,我们寸步难行,以致坐以待毙。”法国布尔努瓦的《丝绸之路》也说:粟特“商人们的驿站或代理商行主要建立在阿富汗和北印度方向,尤其是在中国和从拉姆河到兰州一线。”“在600-650年之间(隋朝到唐高宗时期),粟特人也在蒲昌海(今罗布泊)以南地区建立了四个聚落,……最后,他们在兰州建立了一个大型的商人聚落。”
 
  从上引文献可知,大约到西晋时,粟特商队沿丝绸之路往来,并且在金城等地都有聚落。到了隋唐时期,兰州已形成大型的粟特商聚落。
 
  不仅军队和商旅视兰州为西去行旅安歇补给的重镇,僧侣们除了安歇,更是将兰州视为弘法之途的要地。东晋安帝隆安二年(399年)三月,六十五岁的高僧法显,与慧景、道整、慧应、慧嵬,从长安出发,赴天竺(今印度)寻求戒律,沿丝绸之路西行,四月抵西秦都城苑川城(在今榆中县苑川河流域),在这里“夏坐”.所谓夏坐,是指每年的四月十五日至七月十五日(印度为六月十五日至八月十五日)的雨季坐禅修学,故亦称“雨安居”.坐禅当然要在佛寺里面。西秦鲜卑族乞伏氏大兴佛教,在苑川供养玄高、昙弘、玄绍高僧等为国师,弟子达三百多人,其佛寺之恢弘可以想见。
 
  唐玄宗天宝十一载(752年),高适也是顺这条路,从长安取道狄道,抵达兰州,稍事修整,渡过黄河,去游幕河西节度使哥舒翰的。他曾登临兰州北城远眺,写下了七律《金城北城》:
 
  北楼西望满睛空,
 
  积水连山胜画中。
 
  湍上急流声若箭,
 
  城头残月势如弓。
 
  垂竿已羡磻溪老,
 
  体道犹思塞上翁。
 
  为问边庭更何事,
 
  至今羌笛怨无穷。
 
  天宝元年(742年),改兰州为金城郡,故题为《金城北楼》。所谓“湍上急流声若箭”,写的是雷坛河入黄河处的白马浪景观:这里适逢黄河激流,水石相激,湍流急奔,近看如万千白马踏浪奔驰,声若雷轰,远听宛若万箭乱射的疾飞声。南北两山逶迤夹峙,黄河蜿蜒西来,美过画图的真山真水,让诗人想起姜太公垂钓遇文王的逸事,流露几许怀才不遇的感情,或许这是塞翁失马,安知非福的幸事。最后在羌笛怨杨柳的叹息中收尾。
 
  唐玄宗天宝间,岑参从长安西行,过临洮到兰州,赴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幕府,写下了脍炙人口的五律《题金城临河驿楼》:
 
  古戍依重险,
 
  高楼接五凉。
 
  山根盘驿道,
 
  河水浸城墙。
 
  庭树巢鹦鹉,
 
  园花隐麝香,
 
  忽如江浦上,
 
  忆昨捕鱼郎。“
 
  临河驿在兰州城西北隅,背靠北城墙,城上有楼,城北濒临黄河,浪花甚至拍打到城墙上。
 
  宋元以后,随着海上丝绸之路的兴盛,陆上丝绸之路逐渐衰落了。但是仍有人走这条古道,因为这条古道逐渐变成了明清关中地区至西北的驿道。
 
  够了,一座城有这样的历史,它的历史积淀之厚实令人难以言喻的。不管这历史是苦难还是辉耀,间或苦难与辉耀糅杂在一起,我们读到这些就已经够了。
 
  现在的兰州,历经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以几分之一国力的支援大西北,从东北转来的铁路,从上海转来的轻工业,再经历改革开放的沉浮,现在已经成为黄河上游最大的工业城市和西部重要的原材料工业基地,以石油化工、冶金有色、装备制造、能源电力、医药生物、农产品加工、高新技术为主体,门类比较齐全的工业体系,成为全国重要的石油化工、冶金有色和装备制造业基地。兰州这个自古以来就是”丝绸之路“上的商埠重镇和着名的”茶马互市“,也同样已经成为西部地区重要的商品集散中心。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当前我国的生产总值已跃居世界第二,现代化进程进入工业化的中后期阶段,东方古老大国的进步与崛起赢得了世界的尊重与赞叹。与此同时,因为种种原因,我国西部地区的对外开放水平仍远落后于东部地区。”夏文斌补充道。在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深刻变动,国内发展方式面临重要转变的宏观背景下,向西开放已成为我国进一步融入和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必然选择。
 
  当前,复兴古“丝绸之路”日渐为欧亚国家所重视,向西开放面临宝贵的外部机遇。“从地缘来看,西北地区乃至全国向西开放面对的首要对象和重要阵地是中亚地区。今天的中亚国家充满商机、潜力巨大,为我国的向西开放提供了丰富的互补合作和双赢题材。
 
  作者通联730000兰州市广场南路51号甘肃省人社厅农民工处张世杰(人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