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现在是:

首页 >作家专栏 > 内容

甘肃华夏文明行——阳飏:白塔寺

    时间:2014-08-18
  白塔寺:西藏纳入中国版图的历史见证
 
  阳飏
 
  白塔寺遗址我最早一次去时,还没有重新修建,只是遗存的残迹而已。后来我又去过一次,高塔低塔一座挨着一座,没有细数多少座塔,几个孩子绕着塔在玩捉迷藏。那座最高的塔为萨班灵骨塔,新建没有几年的塔身白灰已经有些脱落,犹似一个曾被遗忘的人猝不及防就衰老了。我几乎听见了白塔间或轻微的哮喘声,这也是长年生活在高原的老人最常见的一种呼吸道疾病。
 
  清代乾隆十四年修纂的《武威县志》记载:“百塔寺,城东南40里,内有大塔,周环小塔99,因得名。”
 
  白塔寺,从肉体向灵魂的过渡--尤似一所驿站--以塔的建筑形式。
 
  白塔寺位于武威市南约20公里处的白塔村,为纪念西藏纳入祖国版图,在原白塔寺的遗址上,重修了白塔寺。
 
  1992年9月21日,中国国务院发表了《西藏的主权归属与人权状况 <http://baike.baidu.com/view/3180139.htm>》白皮书,提出凉州白塔寺是西藏纳入中国版图750多年的历史见证。
 
  白塔寺与西藏纳入中国版图有着怎样的渊源呢?
 
  成吉思汗统一北方草原各部,建立蒙古汗国后,于公元1227年灭西夏,当时凉州为西夏陪都。公元1229年,成吉思汗的三子窝阔台即汗位,窝阔台把原属西夏和甘青部分地区划给了他的次子阔端作为封地。阔端坐镇凉州。为了统一西藏,阔端致书萨班:“萨迦班智达贡噶坚赞贝桑布知之。我为报答父母及天地之恩,需要一位能指示道路取舍之上师,在选择时选中了你……请尽快前来,我将使你管领西方之僧众……龙年八月三十日写就。”
 
  萨迦班智达·贡噶坚赞(1182-1251年),藏传佛教萨迦派第四代祖师,着名的萨迦五祖之一。“班智达”,意为“大学者”,简称“萨班”,意即萨迦派的大学者,他是西藏地方藏传佛教历史上获此殊荣的第一人。
 
  萨班于公元1244年8月,派10岁的八思巴和6岁的恰那多吉两个侄儿先行起程,而他就归顺蒙古事宜与各地方势力进行磋商后才从拉萨动身。萨班当时已63岁高龄,但他不顾路途遥远艰险,经过两年跋涉,于1246年8月到达凉州。当时,阔端正在蒙古参加贵由汗的即位典礼,未能立即见面。
 
  公元1247年,阔端返回凉州后,和萨班在白塔寺见面并举行会谈,议定了西藏归顺蒙古汗国的具体条件。
 
  萨班写了一封致卫、藏、阿里各僧俗首领的长信《萨迦班智达致蕃人书》,这是一份关系西藏后来生存发展的告白书。
 
  至此,政教合一的萨迦地方政权对西藏的统治由此开始,西藏结束了400多年的分裂局面,正式纳入中国版图。
 
  在阔端的支持下,萨班在凉州城周围改建、扩建了4座佛教寺院,这4座寺院即东部幻化寺、西部莲花寺、南部金塔寺、北部海藏寺。其中幻化寺规模最大,是元代时凉州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号称“凉州佛城”,它是萨班在凉州期间讲经布道和驻锡之所,成为蒙古王室、各族官员和僧众听经礼佛的圣地。
 
  仿佛看见萨班头戴红色莲花状僧冠,穿一件红色袈裟--那红,是从他心脏深处渗出来经过风吹雨淋的一滴血,在落日下呈现出来的颜色。就像是一册红封皮的宗教典籍--他刀削一般的鼻梁和略陷的眼窝,制造出了一种喜马拉雅山脉岩石的梦境,其中有盐的成分,当然,更多的是高原强烈紫外线的沉淀--就像是一册红封皮的宗教典籍,即使翻开,谁能读懂?
 
  萨班在幻化寺5年多时间,于1251年藏历11月14日圆寂,享年70岁。阔端为他举行了盛大的悼祭活动。据史料记载,萨班被紫白檀木火化真身,并修建了一座巍然耸立高约42.7米的藏式喇嘛灵骨塔,方形基座上为十字折角塔座,宽约8米。塔座之上为覆钵。自基座至覆钵高5米,全部夯筑。白塔内装10万模制小塔,外表包饰青砖。灵骨塔周围环绕着高低不等的99座白塔。
 
  99座白塔,守候在凉州大地上的99位神祗,搬一峰祁连雪山当骰子,赌一赌--看谁先开口说话,月亮作证,月亮像是从大地升高的第101座白塔--围绕在萨班灵骨塔周围。
 
  《凉州四寺志》记载,萨班的妹妹索巴让莫是位瑜珈行者,她跟随萨班赴凉州后,常住在莲花寺禅修。萨班在幻化寺得病时她常常向彼处观望,后听闻萨班圆寂的消息,也随之而逝。据说她是站着逝世的。
 
  为进一步加强与西藏的友好往来,忽必烈封八思巴为“帝师”,赐玉印“命统天下释教”,管理全国佛教事务。八思巴还成为隶属于元朝中央政府的西藏地方行政长官,并受命创制了以藏文为体式的官方“蒙古新字”,学术界称作“八思巴字”.
 
  相隔又是好几年的时间了,我在这个夏季的一个下午再一次来到白塔寺遗址。在微风吹拂树叶的声音中,每一座白塔都有一扇紧闭或者微启的大门,谁能看见,大地深处一群咩咩叫唤着作为供奉的泥土之羊正准备归来。一尊高122厘米,肩宽60厘米的铜头铁身萨班像,盘腿而坐,面部表情庄重宁静,供奉在隐秘的殿堂--将在几百年之后重新被人看见。
 
  下午的阳光仿佛密宗教义,但不必说出。
 
  而我更想说的是,我现在置身其中的这一座座白塔,就像是从大地上重新生长出来的一样。
 
  地址:兰州市五泉西路29号文化大楼8楼文联 张向阳 730030
 
  电话:18893101037
 
  email:lyy-00000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