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现在是:

首页 >作家专栏 > 内容

甘肃华夏文明行——叶海:一个人的山

    时间:2014-08-18
  一个人的山(采风专栏)
 
  □       叶 海
 
  最早听闻山丹焉支山,来自诗人李白的那首《幽州胡马客歌》:“虽居燕支山,不道朔雪寒,妇女马上笑,颜如赪玉盘,翻飞射野兽,花月醉雕鞍。”.在大西北茫茫戈壁和漫漫草场之间,能够映照女子如此美颜的一座山,该是怎样的一种美啊!?
 
  公元121年,汉武帝派血气方刚的骠骑将军霍去病率兵西进,过焉支山,击败匈奴,夺得河西地区,打通了中原与西域交往的通道。匈奴人因此哀叹:“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失我今神人,使我不得祭于天。”.可以想见,当年的焉支山,之于匈奴人,是何等的一块水草肥美,赖以生息的战略宝地!
 
  焉支山名闻天下,还在于公元609年,隋炀帝举驾于此,召会27国使臣,举办万国博览会,写下气魄恢弘的长诗《饮马长城窟行》,开世界博览会之先河。可以想见当年的焉支山一带,又是如何的经济繁盛,商族发达!
 
  穿越千年的沧桑,比之河西走廊的其它城市,如今的山丹是一座清静而美丽的小县城,宾馆的设施和服务却不逊色于国内任何一座大城市。7月13日的午后,我坐在干净而舒适的宾馆房间里,从窗口向外望去,天是那种澄澈透明的蓝,县城内的建筑错落有致,清晰可
 
  见,却少有惯常城市的车水马龙,人声喧嚣,安静得有点不习惯。视野开阔,能望得见远处的绿洲一直延展开去,直至天边,而远山山峰上的皑皑白雪在阳光的映照下闪闪发亮,那里应该就是向往已久的焉支山了吧?
 
  闻着清晨的花香和青草香,一股浓烈的绿扑面而来,这座向往已久的名山此刻就立于我眼前,带着睽违已久的莫名的兴奋和冲动,沿着青石铺就的小路拾级而上,不一会儿,就把同行的十几个人抛在了身后。我独自一人在寂静的山中行走,干净的林间小路,被各种云彬、园柏、落叶松,山杨遮盖,清凉如水;清晨的阳光穿过高大的树梢在空中划下一道道光影,在石板路上洒下斑驳的造型,似一幅幅形态各异的抽象画。四周灌木丛中,不知是什么鸟儿发出清脆的歌唱声,还有采花蜜的嗡嗡声。许是海拔高的缘故,虽春天已过,路两旁仍有许多繁胜的小野花一丛丛一簇簇的开放,闪着粉嫩的白,耀眼的黄,偶有一瓣三叶的,绛绦紫色的不知名的小花亭亭玉立,在风中摇曳,令人不禁联想到孤芳自赏,气质独特这些字眼。
 
  一路上始终是我一人独行,同行的人早已不知落后边哪儿去了,这山平日里人就不多,加之今天不是周末假日,更是难得的人烟稀少。比起在很多名山大川游人摩肩接踵,只见人不见景的经历,竟突然觉得这是一种太奢侈豪华的享受了!
 
  我喜欢这样一个人的攀登,它可以让使我随心所欲,与天地对话,独自欣赏,独自思索,不用旁顾他人。比起在很多名山大川游人摩肩接踵,只见人不见景的经历,竟突然觉得这是一种太奢侈豪华的享受了!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难攀登,终于登临焉支山顶玉皇观,眼前呈现的,是一场视觉的盛宴。!近处松林密密匝匝,悬崖峭壁直耸云梢,苍松翠柏间,藤萝参差欲滴,奇石岩上野花怒放,远处重峦叠障,草场绵延辽阔,一览无余。我眼前仿佛出现了幻影--在如此水草丰茂的天然草场上,那些古老的游牧民族--氐、羌、月氏、匈奴轮番正在这里繁衍生息。曾有赋曰:历夏商周三朝代兮,戎羌牛马而牧;逢秦代中国一统兮,月氏逐异独居;称雄于敦煌祁连兮,掳焉支而虎踞;汉之北匈奴强盛兮,败月氏而得地;划诸王饮马之域兮,右贤王主河西;城东南之大黄山兮,浑邪王之故地;时牧马避暑而歌兮,亦掠汉之先锋;胡马远放燕支山兮,暮日无穷边草……一块水草肥美的宝地,上演了多少幕精彩的大剧!
 
  在山顶稍事歇息,开始下行,向隋炀帝行宫、,钟山寺进发,这是一段平缓的林荫木制栈道,整个大山里,除了偶有一两位过客,仍然只有我一人独自漫步,发思古之幽情,享受这难得的清静。木制的台阶踩在脚下,发出舒适的咯吱声。我缓缓地的踱步在高大的园柏树树下,大口地的呼吸着森林中湿润清新的空气,远处隐隐传来一阵佛乐,由远及近,虽然听不懂内容,但旋律典雅肃穆,优雅空灵,在这寂静的山林中,内心仿佛受到了深深的震撼和荡涤!此时心中充满欣喜,充满感恩,世间的一切烦恼俗务都显得微不足道,都抛至九霄云外了。
 
  在山林巅峰之中,露出一处清幽的飞檐翘角,那便是钟山寺了,那隐隐的佛乐就是从钟山寺里传来的。从寺边沿一条曲折的青石路下行,还有很长的一段路,底下就是焉支峡了,人还没下到谷底,就听见哗哗的水声和着撞击山崖的巨响传来,空气中顿时弥漫着湿润和凉意,下到谷底,一股清透碧绿的水汹涌而来,在巨石间穿梭,形成一条长长的玉带,奔涌在峡谷中。崃谷中到处沟壑纵横,清泉淙淙。山壑涧溪流潺潺,如鸣环佩之音。伴着水声,沿峡谷旁栈道西行,我向山外走去。
 
  就这样,在七月流火的炎炎夏日里,我因机缘巧合,远离都市,独自一个人,爬了一座山。远古战场的硝烟已经散尽,丝绸之路上的商族往来仍在接续,只有这座山,虽跨越千年,仍生生不息,兀自伫立,荫蔽着她的子民们,什么是瞬间,什么又是永恒,那又是另外一个话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