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现在是:

首页 >作家专栏 > 内容

甘肃华夏文明行——汪小平:兰州,别样的城

    时间:2014-08-18
  兰州,别样的城
 
  汪小平
 
  一直以来,我们怀揣一个梦想,梦想我们的家乡兰州,我们古老的历史、璀璨的文化,为更多的祖国同胞关注。
 
  从古到今,我们的父老乡亲,用我们的城市赋予的坚韧品格,勤苦劳作、沉实耕耘。长久以来,伴随着建设家乡,我们深深渴望,渴望今天的兰州,能在全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
 
  尽管深处内陆、雄踞高原,尽管更多时候,我们深沉而内敛,但我们从不曾中断满腔的热诚和期待。山高水远、天高云阔,比天空更深广比流水更长久的是我们敞开的胸怀。
 
  黄河九曲回环,穿过古老的马家窑大地,流进兰州。大河穿城,天长日久,欲将这个河谷之城拉得悠长平缓,夹河而立的大山又欲将它变得跌宕起伏。如此雄阔的大起大落,注定我们的城市深藏不平常的经历,注定它不会被世人一览无遗。
 
  兰州期望注目,更期望理解。我们期望世人理解它的神奇和独特,理解它的性情和表达。
 
  固若金汤的“金城”,丝绸路上的军事重镇--漫长的金戈铁马史,使今天的兰州依然冷峻。但是,马家窑陶罐上,灵动的蛙纹正生出丰盈的子嗣;曾经芬芳过边塞的玫瑰,至今蕴藉优雅。兰州从不缺乏温暖的世情、兰州到处有精致和秀美。
 
  大山矗立,静默不语;大河汤汤,柔情似水。父性与母性融合、雄奇与柔媚交汇。铁骨似金、婉约如兰,如果对这个城市生发情意,你便能时时处处感知这种气息;如果你深切地进入,便可确信,这世上,兰州独一无二。
 
  独特的地理位置、险峻的地理形势,影响甚而造就了兰州的历史。公元1872年,在中国的西部要地,兰州制造局一开西部近代工业的先河,蓬勃发展的工业,使兰州成为中国近代西部工业的摇篮。新中国建设中,兰州石化肩负起共和国长子的重任,以“新中国第一座石油化工工业城”的角色,被推向社会主义建设历史舞台的前沿。
 
  祖国版图的几何中心,南北之要冲、东西之咽喉,陇海、兰新、兰青、兰包及正在建设的兰渝五大铁路干线交汇于兰州。得天独厚,兰州位居黄河上游经济中心和西陇海经济带重要的支撑点和辐射源。
 
  源远流长的民族文化、黄河文化、丝路文化,交相辉映异彩纷呈,兰州,当之无愧成为甘肃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的重要一员。而今,在开阔平坦,方圆800多平方公里的秦王川,兰州新区日新月异,这个中国最年轻的国家级新区,为未来的兰州、甘肃,乃至西部的发展开拓了巨大的空间。生机勃勃的新区、坚实丰厚的老城,二者互为补充,相得益彰,演绎着兰州新的神奇。
 
  当“兰州”替代了“金城”,我们宁愿相信,因为兰州城南高耸入云的皋兰山上生长一种兰草--“每丛五六叶,叶窄于韭,长三四寸,开花如马兰而小,色蓝微紫。”--兰州因此而得名。在今天,我们愿意那种馥郁高洁生机勃勃的兰草成为一种象征。
 
  春天来了!没有哪里比我们兰州对春天的来临更加欢喜。在兰州,惊蛰几乎是带着地底虫豸觉醒的欢叫轰然而至的,厚重的黄土地上,第一粒嫩芽终于打破了漫漫长冬的冷冽和萧疏,四野的繁花竞相绽放,风软了,人们的脸生动了,兰州城明艳了。每一个如期而至的春天,都让兰州人心旌荡漾。春、夏、秋、冬,如此鲜明地呈现于大地,也将每一季的性情深深地渗进兰州人的骨血:隐忍、沉静、深情、热烈。要静就像大山和黄土地那般沉稳,要动就当像西来的黄河那般浩荡。兰州不要暧昧和含混,你放眼看看,兰州的山河间,西北风多么酷烈、太阳多么嘹亮、雨雪多么迅疾、花儿多么耀眼。如果这些还不足以让你感受兰州和兰州人的脾性,那就听听兰州人背冰上山、化冰种树的故事吧;或者去看看兰州人在如何披肝沥胆地动山摇地在大锣大鼓中吼古今。
 
  --这样的城,这样的人,随时会迸发奇迹和惊喜。
 
  若干年前的一天,几个外地朋友到兰州,大家在河畔饮酒闲话,直至深夜。白昼的喧嚣褪尽,黑色的大山在黑夜中绵延无边,河谷里长风浩荡,夜空群星璀璨。静谧中,只一河的大水喧腾不止,这是亘古既有的河,是养育了华夏文明的河。静默处,有人说:坐拥这样一个城池,何等幸福!
 
  这就是我们的兰州,你来了,你与它心意交汇了,它便毫不吝惜地送你大感动!
 
  通联:兰州市五泉西路29号8楼文联  汪小平  73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