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现在是:

首页 >抗疫路上 · 兰州文艺界在行动 > 内容

“众志成城 共战疫情”兰州市文学界文学作品征文选辑(之四)

兰州文联网    时间:2020-03-23
为祖国祈祷(组诗)

--写在2020全民抗疫防疫时期

张海明

《致祖国,致钟南山和更多的英雄与战士》

 

  征战的勇士——白衣天使

  前所未有的艰难

  前所未有的坚强

  他们有的守护家园、呵护同胞

  有的远征武汉、共赴国难
 

  龙之威

  虎之勇,民之刚

  龙威已发起

  虎勇已征讨

  民刚已铸魂

  龙威扫浊流

  虎勇败恶魔

  民刚灭瘟神
 

  我听闻

  我流泪

  我祈祷

  白衣战士们,安好!

  举国人民们,安好!

  苦厄患者们,安好!

  安好!安好!

  祖国安好!

  世界安好!
 

  如潮之疫

  以王冠之状

  行病毒之实

  侵蚀同胞肌体

  恐怖生灵心魂

  滔滔之势

  四面八方
 

  我们为冲锋的英雄祈祷

  我们为征讨的战士加油

  我们沉默的力量

  我们澎湃的心潮

  我们有爱,和英雄一道

  我们有情,和战士同心
 

  祈祷天地

  助龙威

  助虎勇

  助民刚
 

  一场民族的劫难

  如此漫长

  一个国家的坎坷

  如此沉重

  呼唤苍天,沐浴一场吉祥的春风

  呼唤大地,启动一个全新的轮回

  祈求佛佗,开始一场恒久的普度

  祈求神灵,开启一次无限的拯救
 

  英雄在征讨和阻击

  全民在坚守和祈愿

  钟南山及其团队

  许多象钟南山的英雄们

  给我们方向

  给我们慰籍

  给我们力量

  我们的生命因此坚强

  我们的家园因此永恒
 

  我们为苦厄的生灵祈祷

  为征战的英雄祈祷

  拯救家园

  拯救地球

  拯救自己

  借龙威虎勇之势

  我们刚而又刚

  胸怀天下

  真心祈祷

  全民安康
 

致白衣战士
 

  这些可敬的母亲

  这些可爱的女儿

  这些亲爱的妻子

  她们是战士

  白衣天使

  白衣勇士

  她们没有枪

  没有炮

  但她们分明在冲锋

  在征战

  在坚守

  在阻击

  她们强大的心灵

  无尽的大爱

  她们的温柔

  她们的美丽

  全部变成了钢铁意志

  变成了勇猛逆行

  她们搏击的艰难

  阻击的悲壮

  她们流血了

  倒下了

  甚至牺牲了

  她们灵魂比天高

  胸怀比地宽

  挚爱比海深
 

  我们为她们祈祷

  为她们祝福

  为她们献歌

  为她们记录
 

  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群像

  最可爱的巾帼

  最敬重的国士
 

《元宵节祈祷》

 

  今天太阳最暖最鲜

  月亮最圆最满

  星星最繁最亮

  今安宁一带、金城一带、陇原一带

  一切阳光倾洒,一切月光覆盖,一切星光点缀

  今环洲一带、庆阳一带、陇东一带

  一切阳光普照,一切月光增辉,一切星光闪耀

  今武汉一带、湖北一带、江南一带

  一切阳光如火,一切月光如金,一切星光如银

  今北京一带、九州华夏、中华大地

  一切阳光灿烂,一切月光锦绣,一切星光璀璨
 

  今日之始,春将暖、花将开

  平安灯燃起

  祈祷祖国,祈祷九州,祈祷华夏

  平安!吉福!

  祈祷湖北,祈祷武汉,祈祷南方

  平安!吉福!

  祈祷陇原,祈祷金城,祈祷北方

  平安!吉福!
 

  呼唤太阳

  呼唤月亮

  呼唤星星

  见证忏悔者

  见证救赎者

  见证祈祷者

  一切一切的罪孽

  忏悔吧

  一切一切的嗔妄

  忏悔吧

  一切一切的贪欲

  忏悔吧

  一切一切的过错

  救赎吧

  一切一切的迷失

  救赎吧

  一切一切的负恩

  救赎吧

  一切一切的心愿

  祈祷吧

  一切一切的幸福

  祈祷吧

  一切一切的平安

  祈祷吧

  祈祷
 

  用我们双手托起一切

  用我们心灵慰籍一切

  用我们双脚走过所有

  用我们赤子之心积德

  用我们勤勉双手行善

  用我们坚定脚步布道

  我们真谛思想在哪里

  快去找回来

  我们初心善念在哪里

  快去找回来

  我们担当使命在哪里

  快去找回来

  我们快来忏悔

  我们快来救赎

  我们快来祈祷
 

  今天元宵团圆

  我们的孩子已经出发

  我们的父母已经出发

  我们的战士已经出发

  我们的英雄已经出发

  时不我待

  岁月如潮

  我们心念在此在兹

  我们执守在此在兹

  我们普度在此在兹

  山河故乡

  蓝天大地

  心里心外

  万物生灵

  平安!吉福!

  平安!吉福!

  平安!吉福!
 

2020抗疫札记 (1)》
 

  兰州南山路一带

  那里 是兰州的一部分

  我们家园的一个社区

  那里有我们的人民

  有我们的亲人朋友

  那里 当然有我们的执守

  有我们的身影

  有我们的惦念

  有我们的祈愿

  我们在那里

  我们的身影是一座靠山

  是一座灯塔

  我们让我们的人民放心

  让我们的人民平安
 

  那里 有许多衷心的同志和朋友

  那里有社区的守护神  普通的党员干部

  他们在最基层 他们很感人  他们敬业的精神

  他们对人民的责任

  他们对家园的热爱

  我们和他们 都是祖国的人民

  都是祖国的建设者

  都是防疫抗疫的先锋战士

  我们当好战士  我们自然就是英雄

  我们没有声震天下的壮举

  但是  我们有责任 有爱心

  我们时刻为那里的亲人祈祷

  一切安好

  一切平安
 

  我在那里 看到了许多亲人善良的目光

  看到了社区朋友们坚定的自信和力量

  这些祖国的脊梁

  他们支撑着我们命运的多少分量和元素啊

  我致敬给兰州南山路一带的社区朋友们

  以及人民们

  我们心心相系

  我们互相鼓励

  我们共同的心愿

  爱着这片土地

  爱着这里世代生存的人民们
 

2020抗疫札记2)》

 

  每天祈求天地 给人间平安

  祈求佛陀 给人世福祉

  祈求神灵 给生灵安康

  辽远的天地

  无限的佛力

  巨大的神威

  正在拯救着苦难的生灵
 

  每天祈祷 强大的愿力和心力

  感应到这个世界

  感应到我们每个赤诚者的心中

  一切感应者逢凶化吉、天天平安

  一切慈悲者消灾免罪、一生健康

  一切善义者加持灵力、征程吉祥
 

  每天为亲人、为朋友、为恩人

  为所有的人,为这个家园

  为自己、为心灵、为心念

  为每个人一米阳光的温暖

  为每个人五谷粮食的慰藉

  为每个人祈求更大的自愈力

  为每个人恩施更多的精神力
 

  每天一百零八次的诵读 祈祷

  是我一点一滴的

  心愿

  张海明,兰州市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
 

爱 如 夏 花(小说)

陈希荣

  他的头脑还处在一片浆糊般混沌中,持续高烧几乎烧焦了他的头颅,烧裂了神经,当缓缓睁开双眼时,他听到一个女孩子惊喜的声音:“王大夫,1床醒过来了!”

  片刻,一位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的医生走进来,立在他仰躺的病床尾,静静地观察他。站了总有1分钟,却一句话也没有问,身后的护士说话了:“你真幸运,你终于醒过来了!”这时他的头脑才逐渐清醒起来,他清楚自己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一人在家已经折腾了几天,当意识到他的病情严重时,已浑身乏力,气喘得厉害,无法自己去医院了。记得他用手机拨打了“120”电话……医生走近了他,戴着手套,轻轻抚摸了他的额头,又把他的上眼皮缓缓提起,整个身体前倾靠近他脸庞,定睛观察了一番。他双眼依然充血灼热,浑浊不堪,眼前只有一片橘红色光晕。医生仍然没有问一句话,查完疾步离去了。他模模糊糊看到,医生是个身材不高却有些微胖的人,白色宽大的防护服后背写着“王大夫”三字,身后的护士背上却写着“张霞”两个字。头颅仍然沉重得很,如装满铅的麻袋,微微闭上眼,却又迷糊过去了,再次醒来时,他手背上已经扎了吊针,架子上倒挂着三瓶药水,每瓶都贴个纸条,竖写黑体打印字:马旭东。

  后来,他换了病房,挣扎着吃了护士端来的稀饭和一个面包。身体逐渐恢复,脑海完全清醒。护士张霞又送饭进来,他突然情绪失控,对着护士低沉而恶狠狠吼道:“吃什么饭!?让我死了算了,死了比活着倒痛快些!”护士张霞吃了一惊,怯生生地把饭盒放床头柜疾步出去了。不一会,主治医师“王大夫”进来,远远站了一会儿,仍然一句话未说,转身走了。

  他很执拗,当晚没有吃饭,护士把饭食端走了。他的情绪陷入了极度阴郁沉哀中,沮丧和颓废布满了苍白而又棱角分明的脸庞。他长长出了一口粗气,又低沉而恶狠狠叹道:“让我死了算了……”

  马旭东,一个曾经的大学高材生,辞职后自己创业,眼前正陷入创业、家庭、感情的巨大挫折困扰中。当初他劝妻子放弃工作,来公司担任财务大臣,但妻子拒绝了,她说她特喜欢自己的职业,不会放弃她所学专业。也许正是她的缺失,最终他背叛了妻子,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也就是他公司聘任的财务主管,代替了他妻子的角色。怎会忘记,妻子离婚后一手拖着女儿的小手,一手提着装满衣物的皮箱离开的情景。后来,他知道了因女儿上学,省城又没有住房诸多原因,前妻便办理手续重新回县城工作了,至今都单身寄住在女儿外婆家。

  “噌--”一声,横卧在床头的手机响了一下,他眉头一皱,懒得去看,因为他清楚发短信的人并不知他刚从地狱门槛迈出来,无非是催他还款还债。他的公司破产了,他感受到了世态之炎凉,此时能有谁还操心他的死活?他阴沉着脸,呆呆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最后无精打采拿起来,一个陌生电话号码发来的短信:“等你回来!你的妻子夏花。”

  啊!哦?是妻子夏花发来的短信,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欣喜若狂,竟像孩童一样张开双臂旋转了一圈,然后重重跌坐在病床上,热泪盈眶,激动不已。

  真是祸不单行,即将临产的夏花摔倒楼梯,孩子不幸流产夭折,自此他们的甜蜜爱情蒙上了一层无法抹去的阴影,吵闹骂架成为生活常态,令他内外困扰,焦头烂额。

  他捧着手机一遍遍看短信,看了也许几十遍,才发回信。他问候夏花,表达对她回家的感谢,觉得言不达意,删了。又直接劝夏花别再闹离婚,也觉不妥,删了。写了删掉删了再写,不知该怎样表达他此时的心情和想法,最后他似乎冷静了一些,只回了一句话:“谢谢你夏花,真是患难见真情啊!”

  是的,夏花正在和他闹离婚,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回家了。和前妻离婚后,他把原来的房产卖了,又在省城最繁华地段买了套近300平米的高档复式楼。离婚已僵持了几个月,他把所有资产变卖还债,只剩这套价值不菲的房产了,原打算也卖掉,多半钱还清债务,少半钱买套小房,等待时机,东山再起。可夏花请了律师,说房产属婚内共同财产,离婚非要分割一半房产不可,但他态度明确,坚持不离婚。

  他的双眼没有离开手机,他欣喜、激动、忐忑,甚至有些焦急、忧虑:这个夏花,换新号给我发短信,是给我惊喜吗?既然回心转意,直接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岂不更好?等她的短信,兴奋变成了煎熬烦躁,终于他拨短信的新号过去,提示“不便接听”。又迫不及待翻出夏花原号拨过去,传来的同样是一月有余的回音: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任性俏皮的夏花,做啥事都出乎人预料外,她就是要给我一个惊喜,让我安心治病,尽快恢复健康。爱情的甜蜜期,夏花不也是常制造一些惊喜,让我享受生活的快乐吗?他这样想着,竟然觉得浑身轻松了许多,面含灿烂笑容酣然入睡了。一觉醒来,主治医生已查房完毕,他只隐约看到防护服后背上的“王大夫”三字。

  接下来的好多天,他心情一直不错,总没有忘记拨打夏花的新手机号,但一直是“不便接听”,于是就发短信,天知道他发了多少条温馨的短信。他的身体恢复很快,上午继续打吊针,下午躺病床静养,有时听《爱如夏花》的歌曲,这是他百听不厌的歌,其实前妻也特喜欢这首歌;有时手机上网,满屏都是有关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报道,以及新冠肺炎疫情确诊、新增、疑似、死亡的具体数据。

  有天,一则消息跳入眼帘,说是本市出差武汉归来的李某医治无效死亡,是本市感染新冠肺炎的首例死亡病人。他心头一惊,莫不是李老板,他的“忘年交”朋友,刚从武汉回来就打电话,他们相见吃饭喝酒,聊了大半夜。先是李老板发病住进了医院,他一直侥幸自己没有染病,只是普通感冒罢了,直到意识到自己有可能被传染时,已经很严重了。虽不十分确定死亡病例就是李老板,但这条消息带给他极坏心情,一时内心翻江倒海,五味杂陈,一缕伤感悲哀情愫袭上眉宇间,不禁双眼模糊,泪水顺着鼻翼两侧簌簌流下来。正此时,护士张霞进来量体温,他赶紧抬手,拭去泪水,强颜苦笑,配合护士检查。张霞走后,他连拨了几次李老板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他的心绪极坏,悲凉凄楚的神情弥漫了整个脸庞,他又恶狠狠叹道:“和他一样,死了算了,活着有什么意思……”

  忽然,手机铃声响了,他并未急着去接听,而是置之不理,一副放弃所有,求死如归的情态,甚至看到李老板在向他招手,然后转身消失在朦胧惨淡的月色中,于是他目视了一圈病房,寻找放弃一切的路径方式。可铃声响个不停,似乎越来越急促,越来越紧迫。他极不耐烦拿起手机,是个陌生号码,接还是不接,犹豫片刻,终于点通。电话中传来一个清脆女孩子声音:“爸爸,我是婷婷,您听出来了吗?……”他的心开始狂跳,手开始抖动,浑身都像在颤抖,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女儿会给他打电话,且还知道他染病住院。

  他曾经多少次在学校门口等待探望女儿,都被女儿的外婆强行拉走了,女儿也是一脸不屑鄙视,走远丢下一句话:你是个坏爸爸,我不喜欢你!

  那一夜,他失眠了,不是因为创业失败,悲天悯人;也不是因为夏花闹离婚,烦躁煎熬;更不是李老板走了,引发他在生与死的边缘哀怨怅然,挣扎搏斗。而是,有一股暖流充满了全身,他的生命意识里潜在的巨大能量完全释放奔涌出来,生命的火花重新点燃闪亮。虽然一夜未眠,第二天却显得精神异常,真不像一个跨进鬼门关又折返回来的病人。

  ……马旭东感染新冠肺炎治愈即将出院,一同还有两位女性感染者,他们是本市第一批新冠肺炎治愈出院的病人。院长、科室主任、几位护士都来住院大楼前送别,马旭东戴着大口罩,粗黑眉毛下两眼满含期待和感激,他想当面给“王大夫”道别,表达他深深谢意和感恩之情。

  远远地,他看到一位戴着大口罩的医生怀中斜抱一束鲜花走过来,他急忙迎上去,却认出是张霞护士。他迫切问道:“王大夫咋没来?”张霞很认真说:“王大夫正在重症监护室守病人,她让我把这束花送给你,祝你康复。”把花递给马旭东,又说:“你很幸运,遇上了王大夫,她是从外地县城抽调来的名医专家。她很关照你,常问我你的心态情绪。”马旭东一愣,忙问:“她叫什么名字?”张霞随口道:“我也不知道,她不让我们在她防护服上写姓名,说写王大夫就行了。”

  电视台记者也来了,合影送别仪式后,医院安排专车送马旭东回家。坐在车上,忽然有种直觉预感袭上心头,他心情复杂,若有所思:王大夫到底是谁?他的妻子夏花是否真的在家等他出院归来?他再次拨打了夏花的新旧号码,得到的依然是“不便接听”和“空号”的回音,于是又给夏花新号码发短信:“夏花,你在家吗,我出院回来了。”

  夏花并不在家,当他开门进去时,眼前情景把他惊呆了:各室的门大大敞开着,就连主卧室夏花的衣柜门、梳妆台抽屉也开着,里面衣物用品、金银首饰全被拿走,遍地纸盒塑料袋,一片狼藉不堪,确确切切如遭盗贼洗劫一般。

  客厅茶几上,他看见了一角压在烟缸下的纸条,上写:“马旭东,你听好了,离婚协议书我让律师改了,我放弃分割房产了,这下你总该满意了吧!离婚协议在你衣柜中,你签字后直接给律师,我不想见你也不能见你,请原谅。贾夏花。”

  “噌—”一声,他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他万分迫切打开,仍是夏花新号发来的:

  “祝你康复,珍重生命。勿忘医嘱,居家隔离。”

  马旭东似乎明白了一切,双眼顿时模糊,硕大而浑浊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滴在灰白相间的高档木地板上……

  陈希荣,甘肃榆中人,甘肃省作协会员,皋兰县作协副主席,已在《飞天》《金城》等文学期刊发表小说、散文、文学评论等。)
 

向你表达我的愧意(外三首)

青鸟

向你表达我的愧意

 

  不时拿起手机关注疫情

  无数身体和心灵的折磨都在

  一千三百公里外进行着

  数据像不断上涨的江水

  压迫国人的心

  而我的黄河只是微微波澜
 

  短暂的庆幸之后

  是长久的愧疚

  再也不能坦然自若地读书、休憩

  哪怕仅是

  低头对孩子微笑一下
 

  千里之外

  你正在死神的门口挣扎、抗拒、乞求

  陷于突如其来的灾难的漩涡

  为一个命运的公章一样的试剂盒

  在彻夜等待的队伍里无助哭泣

  为一张等不到的病床

  在人间的凄风苦雨中奔走绝望

  这无法描述和记录的痛苦

  是上苍对人类狂妄、贪婪、谎言的罪责

  某些时刻里

  我也贪心、自大、说出谎言时心存侥幸

  这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被一场灾难道破

  让我深深愧疚
 

  庚子年春天之后的岁月

  是从一个黑暗的时刻逃窜出的光阴

  一个生于和平

  长于温饱的人

  听见它颤栗的声音在诉说——

  每一个平常而安宁的日子

  其实都是幸存者而已

  有一些法则

  需要深深敬畏和恪守
 

◎逆风飞翔的背后

 

  脱下厚重的防护服,交班后

  开车回到家门口

  爱人从楼上拎下一大包食物

  鸡汤是家人对她的爱

  隔离是她对家人的爱

  而此刻,对着央视的镜头

  她忽然哭了

  像个孩子一样地哭了

  她的爱人像哄孩子一样

  说:舍小家,为大家嘛

  不哭了啊不哭
 

  这一瞬间里的柔弱与温存

  让我突然明白

  所有的无畏与坚强

  所有逆风而行的坚定

  都是紧贴地面之后的飞翔

  带着人世的温度

  高过我们的头顶
 

◎一句话

 

  电视里依然是牵动人心的武汉

  一个一岁多的新冠肺炎宝宝痊愈了

  红红的小衣服像一簇重新燃烧的火焰

  她的妈妈从医务人员手里接过她

  抱在怀里

  对着镜头

  我只听见一句话

  谢谢你们救了我的孩子
 

  朴素至简

  可是同样身为母亲,我知道

  此后长长的岁月里

  那个女人一想起今天

  那句话背后隐藏的

  澎湃的潮水还会

  拍打着心的堤岸
 

百合的介绍

 

  继土豆、洋葱、苹果之后

  这次我们要打发

  养在深闺的百合上路了

  都是大西北深厚的土壤

  高原上纯净的阳光、雨水和风

  的好儿好女
 

  说说外地朋友不太熟知的百合吧

  在我家阳台能望见的南山上

  漫山遍野地生长着

  听着黄河的涛声

  开着红艳艳的花朵

  历经三年始长成拳头大的个头

  它洁白如玉的层瓣

  曾有一位南方诗人说

  是黄河波浪中最轻盈的一朵
 

  武汉的朋友

  当你见到这真空包装的沾着泥土的洁白

  不要陌生失措

  请用它熬粥或者把它清炒、凉拌

  让这良善的温润甜糯

  滋润你慢慢痊愈的肺

  或者需要更漫长的时间才能痊愈的心
 

  这是古老黄河对古老的长江的一片冰心

  祖国是一个古老的寓言

  我们要坚信

  它的涵义从未改变

  (青鸟,兰州市七里河小学教师,兰州市作协、甘肃省作协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