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现在是:

首页 >抗疫路上 · 兰州文艺界在行动 > 内容

兰州市文联、兰州市作家协会“携手抗疫 温暖兰州”征文第六辑

兰州文联网    时间:2021-11-14
  在全市上下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兰州市文联积极行动,倡议全市广大文艺工作者志愿投身疫情防控战役,通过优秀的文艺作品,谱写生命赞歌,凝聚各方力量,筑牢疫情防控的坚固长城。

  关键时刻,我们从来不缺席;抗击疫情,我们一直在行动。

1.防疫

雷撞平

裁得晴空万片蓝,横眉冷对虎视耽。

严防死守牢笼设,捕尽瘟神作笑谈。

2.党员志愿岗

胡依天

  我的第一个志愿岗

  是和我们学校书记站的

  在傍晚 在南山旧区

  查出入证和健康码

  没有人和我们吵架

  书记很耐心

  每一个字都没有高音

  诚恳 是对每一个人的保护

  志愿岗上 站着防疫的哨兵

  穿上红色的马甲

  祖国就在心中

3.相信春天

孙鸿岐

  寒风起,雪花落,黯殇悄然来

  病毒如冠,将险恶送达或潜伏

  金城,大有黑云压城之势

  安宁区 城关区 七里河区……

  千万市民在期盼中严守

  此刻,我听到第一声枪响

  子弹从白衣天使的傲骨中射出

  公务员、公安干警、志愿者……

  一支又一支冲锋的队伍

  组成步步为营的方阵

  以一种划断百川的毅力

  擦亮疫情笼罩的天空

  相信春天

  乌云终归遮不住太阳

  阳光必将寒冰融化

  在历史的兵书里

  找不到抗疫勇士的名字

  兰山群峰却见证他们

  不屈不折的精神

  黄河岸边的杨柳

  传颂着他们千古不败的神话

4.寻找一个叫狗蛋的抗疫志愿者

钱双庆

  朋友发了个朋友圈,内容是关于参与风险区域消杀志愿者的。其中一张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一名身着蓝白相间防护服的志愿者后背上,用记号笔写着 “狗蛋”两个大字,字占了半截身子,很是显眼。

  狗蛋,应该不是他(她)真实的名字,而是一名战略上藐视敌人、誓把安宁生活还给民众的赴险者的化名。他(她)着全身的防护服,模糊了性别、年龄等外部特征,但一往无前的姿态却更加凸显。赴险参与消杀作业的狗蛋,他(她)究竟叫啥?又有着怎样的经历,是什么让他(她)义无反顾、舍身赴险,这些未知勾起了我的兴趣,也让我从内心涌出了想要找到他(她)的念头。

  找到狗蛋,得先找到我这个朋友了解情况。

  这一波疫情让人措手不及,兰州更是在10月18日以后,持续新增确症病例排在了全国前列。疫情让大家无所适从,有些人甚至焦虑惶恐。闲不住、又想让生活有意义的朋友决定要干点啥。当我这个朋友了解到志愿者协会在募集需要到街道、社区、广场等场所开展秩序维护、协助核酸检测,以及在各类人群密集区域、公共场所、社区重点区域、学校、市场、隔离宾馆等开展环境消杀工作的志愿者消息后。10月20日,她积极向兰州市青年志愿者协会提出申请,要求加入志愿者行列。由于当时只招居住在城关区的人员,因此她未能如愿。

  10月24日,当她了解到兰州市西固区青年志愿者协会发出招募志愿者的通知后,就立即报了名。在这些志愿者中有十几岁的学生娃娃,也有三四十岁的青壮年。

  志愿者参加活动的区域都是随机的,由协会指派,哪里需要去哪里,不仅要去自己所在的区,还有可能去其它的区,因此,去风险高的区域进行消杀在所难免。报名前,担心会有阻挠,她没给家里人说。第二天,要去参加消杀作业了,不能不说了,她只得告诉家里人说:“我要去当志愿者,参与风险场所消杀了。”没想到的是,家里人并没有劝阻,只说了一句话:“要保护好自己。”

  10月25日,下了班,作为志愿者,朋友第一次去参加抗疫消杀活动。在集合地点,她穿上全套防护隔离衣,再戴上面罩、防护眼镜和N95口罩,最后,套上了脚套、手套,并按比例配制消毒液,背上了一个60斤重的专业消杀弥雾机,与先到的志愿者一起开展了地毯式、全覆盖的消杀作业。当天,她和她的伙伴,对超过15个社区35万平方米的区域进行了全面消杀。

  晚上八九点钟,消杀工作结束了,志愿者中有位三十多岁的女士说:“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别人进行消杀作业,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干。”这句话让朋友感触颇深,她原本以为这些都是离自己很远的事,或者说,似乎与自己没有关系的事,竟有一天也会经历。参与消杀作业,也让朋友对疫情有了更深的认识。

  由于时间短,第一次参加消杀工作,朋友并没有觉得有多累、多苦,但是,参加了第二次、第三次,她就感受到了其中的辛劳和艰辛。

  10月30日早上9点,通过志愿者协会联系,她领受了到西固区一个叫月牙桥地名的附近社区进行消杀的任务。由于消杀区域有一定的疫情风险,她和伙伴们穿好防护服、佩戴好防护用具,就此不喝一口水、不吃一口饭,甚至不能上厕所,直至此次消杀作业结束。

  在消杀过程中,朋友和伙伴们身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让她印象深刻的是,布满水蒸气的护目镜里都是一双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虽然,临近立冬了,气温只有零度,但是背着60斤重的消毒设备,不一会,她全身就被汗水浸透了。而这一干就是十二三个小时,从天大亮,一直干到天黑透了,终于干完了。那一刻,她的手不停开始抖动,她才发觉连一瓶水都拿不起来了。

  想找到狗蛋并不容易。朋友说,志愿者来自不同的地方,互相都不了解,加之大家忙着防疫消杀,根本顾不上交流。

  在西固区达川镇,消杀作业间歇。一名志愿者原本想着在拉送防疫物资的商务车后备箱里稍微休息会,没想到枕着装有十公斤消毒液的塑料桶一下就睡着了,整个身子蜷缩在后备箱里。朋友说有伙伴把这一幕拍了下来,背景就是幸福村村民委员会的牌子,“幸福”两个字尤其显眼。

  消杀用的是84消毒液,这种消毒液有强烈的刺激性。朋友和伙伴们完成密闭空间消杀作业后,眼睛不停地流眼泪,嗓子眼里也全是84消毒液的味道。84消毒液还有较强的腐蚀性,衣服和鞋滴上消毒液,很快就会变色,无法继续穿了。刚开始制备消毒液时,朋友没有经验,衣服不小心滴上了,黑色衣服上出现了难看的黄斑、白色衣服上则是带光晕的荧光白。

  加入抗疫志愿者团队是要做出牺牲的。朋友回家前先要在全身喷一遍酒精,才敢进家门。朋友的一个伙伴说:“加入了志愿者团队的那一天起,我就把老婆孩子都送到父母那里;因为外出消杀,去的都是有风险的地区,我担心万一有问题会传染给家人。每天消杀作业完了,我回到家,一个人呆在冰锅冷灶、空荡荡的房子里,感到异常孤独,十多天没见到孩子,非常想念。”

  为大家担着风险、做出牺牲的志愿者们还要忍受委屈。看到志愿者们来了,有人会有意识地躲着他们,消杀完了,还有人会不耐烦地丢下一句话:“熏死人了。”最让人不能忍受的是,明明联系好了,等志愿者们去了,却没人配合。一次,朋友和伙伴们消杀完了一个社区,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一名工作人员又指着另一个社区让他们去消杀。等到他们消杀得差不多了,这个工作人员又说:“不是这个社区……”不一而足,让志愿者们非常郁闷。

  参与志愿服务的过程中,朋友感受更多的还是感动。一次,他们消杀完,附近的饮食店主动为他们免费提供餐食;在市场进行消杀时,经营户们为他们送来瓶装水和水果,还一起站立为他们鼓掌、为他们点赞……

  尤其令他们感动的是,在西固桃园中学完成消杀作业后,学校校长、一位四十多岁的汉子,对着他们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他们在西固区残疾人托养照料中心做消杀工作时,工作人员把智力障碍小朋友们用红色、绿色的珠子,串起来的一个晶莹剔透的苹果送给他们,并祝愿他们平平安安时,让他们瞬间泪目,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令朋友感到欣慰的是,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自愿加入志愿者队伍。虽然,他们从事的职业各有不同,年龄也相差悬殊,甚至他们相互之间并不相识;但是,在团队里,大家都抢着干,都主动地要求干最苦、最累、最具风险的活。

  由于筹集到的防疫物资有限,志愿者名额紧张,很多年轻人怕自己选不上,就争着报名,他们哀求工作人员:选我吧,我可以一天不吃饭;选我吧,我可以自己买防护用品……

  这许许多多的感动,成为了志愿者们的动力源,也支撑着他们舍身向前。

  我问朋友,“狗蛋”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她解释说,参加消杀作业的志愿者都不会留真名,比如,有个多次参加消杀作业的志愿者,就起名叫“我又来了”;还有一名志愿者是陕西人,他就起名叫“陕甘一家亲”。她说,起名叫“狗蛋”,想必也有意义,可能第一次在风险地区参与消杀作业,多少会紧张吧,他(她)让别人在后背写上大大“狗蛋”两个字,既是让自己,也是让同伴放松吧。

  朋友说,和她一起报名参加志愿者团队的,在他们单位就有三个;其他两个人当中,任何一个都可能叫狗蛋,因为,其中一名同事,参加了多次消杀作业,她都没能认出来。

  最后,朋友说,狗蛋是志愿者中的一个,代表我们大家,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狗蛋。

  “海有舟可渡,山有路可行;余下岁月,无灾无难。”有一名志愿者在朋友圈里说。

  “我的城市病了,但我依然爱她,因为这份爱,我情愿甘冒风险,到处奔波;请再给兰州一点时间,这座城市终将回归风平浪静,我希望我们的城市早日平安!” 这是另一名志愿者心里的话。

  “我们不知道这场疫情多久会过去,但我们会一直战斗,与‘疫情’抗争到底!疫情无情,人间有爱!这就是当代中国,当代青年!中国加油!甘肃加油!兰州加油!愿疫情过后,人长久,国长安。”还有一名志愿者激情四溢地说。

  志愿者们发自内心的话,让人感佩。平日里,他们都是千千万万普通人中的一员,各自在属于自己的生活圈子里日复一日的度过,不显山不露水;可是,一旦“疫情”这个可怕的敌人出现后,他们就会义无反顾地冲向战场、冲向敌人,为我们的国家、社会、民众撑起了一片天。

  从10月21日到10月31日,朋友和她的志愿者伙伴们已对兰州市4个区237个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核酸检测采集点、大型商业综合体等区域开展消杀工作,累计完成消杀面积超过245万平方米。

  我被这些普通人的行为深深感动:世上哪里有什么英雄啊,只不过是一群陌生的人,学着英雄的样子,义无反顾地往前冲,拼命地为人们遮危挡险罢了。

  至今有一个场景,让我的朋友记忆犹新:在兰州市西固区桃园中学进行消杀作业,校园里有一个舞台,舞台正中间红底子上有个金黄色、两人多高的大大的“梦”字,志愿者们就在“梦”字下面进行作业,梦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写得是“开启人生的地方”。